当前位置:小说推荐 > 最新小说 >

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(陆满月魏定邦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)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)

发布时间:2024-02-08 22:48:05

编辑:vshuoshuo



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(陆满月魏定邦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)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七零宠婚,硬汉兵王被小娇妻拿捏了)  这么离奇的说法,魏定邦也是头一次听到。
  不过,现在的他已经早就和当年的自己做了切割,应该也不会有人无聊到设计这种美人局来害他。
  就算是个局,他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  左右是他占尽了便宜,有个小娇妻暖床,确实比一个人时容易入睡。
  而且,陆满月这脑子要是作为一个探子什么的,脑子也着实太笨了些,不合格。
  先留着用。
  魏定邦很快下了决定。
  “后悔了?迟了!”魏定邦挑着眉,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妻子软弹弹的脸颊,眼里暗沉,语气玩味。
  陆满月低着头,脸红得像一团火,烧着灼着,让她感觉脑袋都要被烧冒烟儿了。
  看小妻子实在是害羞得要紧,魏定邦也不挑逗她了,“好了,说说信吧,能模仿你的字迹的人应该不多。
  这个人写的这封信让我郁闷了好几天,还闹得咱俩之间生了嫌隙。
  你跳楼没摔死又跑去跳沟,我要是那天没过去,你这会儿就是排泄沟里的一具尸体了。
  找到这个人,我得和他好好聊聊。”
  陆满月也不能确定这个人是谁,她把信仔仔细细一字一句的研究了一遍,一边念一边想。
  “魏定邦,上次说的那事不做数了,我就是耍着你玩逗回闷子,你不要当真。我是城里钢厂里的正式职工,你是农村里又老又丑又残的退伍兵,咱俩说破大天也不配。
  我要嫁的人是厂长的儿子,就不请你来喝喜酒了,也不用回信,你要是心里觉得不舒服,就仔细想想什么叫色字头上一把刀,你这只瘌蛤蟆肖想天鹅肉,自己妄想该挨一个这样的教训。
  以后,脑子灵醒点,不要见着一个年轻女同志就发春,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媳妇儿,天上不会掉媳妇儿,只会掉教训,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  这语气,越念越像是杨诚实说的。
  可杨诚实为什么会模仿她的字迹,还仿得这么像?就连她平时连笔的小习惯都仿得一模一样,这简直太可怕了。
  又是她妈的功劳么?
  她妈为什么一定要无所不用其极的逼她嫁到杨家……她会不会,真的不是自己的妈妈?
  “你说因为我是好人才选了我,那么你不想嫁给那什么厂长儿子,是因为那厂长儿子就是你口中那个恶少?这封信是他写的?
  我仔细对比过笔迹,难辨真假,这模仿的工夫不是一天两天练得出来的,你以前给他写过信?”
  陆满月使劲摇头,斩钉截铁道:“我从小胆子就小,我妹丢了之后我更怕人了,我没给杨诚实写过信,他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突然下乡去当知青了,我妈当时还说他觉悟高,自愿上山下乡建设祖国。
  当时我妈原本想帮我报名让我也下乡的,不过我爸不愿意,说家里就一个孩子了,再也禁不起风吹草动了。”
  因为这事儿,陆大山和李芬闹得不可开交,差一点就离了,最后李芬才妥协了。
  “那就是你身边的人把你写的东西交给了这个杨诚实,你家如今就三个人,是你爸还是你妈做的?”魏定邦眯起眼睛,若有所思地看着陆满月。
  都猜到这份上了,陆满月否认也没用了。
  她低着头,轻轻地嗯了一声,艰难地道:“是我妈,我妈一直说杨诚实好话,她好像很希望我嫁到杨家。”
  “杨诚实到底做过什么事让你对他深恶痛绝?为了摆脱他,你不惜嫁一个乡下又老又丑又残的退伍兵都愿意。”
  “我五岁前的事情不太记得了,后来又弄丢了妹妹,所以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,十五岁那年,我避开女工们洗澡的时间一个人去澡堂里洗澡。”陆满月说到这里的时候,全身就是一抖,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战。
  魏定邦见她光是聊起这件事就吓成了这样,心头突然袭上一阵汹涌的怒意,伸手将她一揽,紧紧抱在怀中。
  “好了,不说了,不说了。”
  陆满月一直没从这件事里走出来。
  她脱得光光的站在水管下拍着那不太灵的热水水龙头时,一个人脑袋从窗户外探了进来,骨碌碌的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她。
  当时澡堂里刚有一批女工洗完澡出去,正是冬天,那热雾还弥漫着,她尖叫着抱胸立即蹲下了,杨诚实应该没看到啥,但是她却觉得自己脏了。
  这之后三年,更是不敢再去澡堂里洗澡,非要提热水到自己房间里擦洗。
  听到人家说澡堂子三个字,她就寒毛倒立,手脚发软。
  她之前没见过杨诚实,之后厂里调查这事,说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调皮,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  杨诚实生着一张娃娃脸,她惊吓过度,人人都说是个孩子的时候,她妈让她不要多话。
  要是被个成年男人看了,这一辈子就毁了,孩子看一看不打紧。
  她妈不停地劝她,说只是个孩子看了两眼也没看着,不要对着人家穷追猛打的,都是钢厂里的同志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。
  那件事之后,原本捉襟见肘的家里突然多了不少东西,不过当时沉浸在惊吓中的陆满月并没多想。
  只以为是爸爸突然提了个小组长涨了工资才置办的。
  现在仔细想来,她妈正是从那个时候起说杨诚实好话的。
  一个荒唐的想法划过心间,陆满月整个人都一震。
  难道,从她十五岁开始,她妈就计划着把她嫁进杨家了?
  别人不知道,可她从澡堂子里尖叫晕倒后就一直做着恶梦,医生说她是小时候弄丢妹妹受了一轮刺激,现在又受了刺激,把自己困住了,要让她远离刺激源头,这心病才会好。
  她妈却非要把她送到刺激最中心。
  李芬她极有可能真的不是她的亲生母亲。
  没有一个母亲会这样对她的孩子。
  陆满月一念至此,整个人都不对了,面色苍白,两眼呆滞,两手用力地攀着他的脖子把脸往他身上挤,似乎要挤进一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。
  魏定邦察觉到不对,立马抱着陆满月慢慢站了起来,俯在她耳朵边上不停叫她的名字:“陆满月,陆满月,不要怕,我在,我在这儿,你相信我,有我在,没人再能欺负到你了。”
  陆满月哭得稀里哗啦的,不住呓语:“我不想的,妈妈,我不是故意弄丢妹妹的,不要掐我那里,真的太疼了,妈妈你放过我吧。
  妹妹要沟对面的花,我不去她就又哭又闹,还咬我手,咬得流血也不松口,我还是不答应,她就要吃石头,我怕她噎死,只能到对面给她采花。
  我绕到到沟那边,刚伸手采花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响动,回头一看的时候,正好看到妹妹被一个男人抱着跑了。
  我不顾一切的想要跳过沟去追妹妹,那条沟两米多宽,我根本跳不过去,我落在沟底失声痛哭,眼睁睁的看着妹妹被人抱走,还有个人骑着自行车来接那个男人,两人很快就跑得没影儿了。
  虽然那时候沟里没废水排泄,但是我根本爬不上去,我丢了妹妹,我真的很难过。
  如果可以,我宁愿丢的人是我……
  妈妈,我听你的话,我听你的话,我都听你的……你不要打我了。”
  这女人,用着合适,感觉不错,看到她哭得一抽一抽的,魏定邦心头莫名的不爽,胸中有股子怒意直冲脑门。
  “你妈经常打你?这都打出心理毛病了,看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她到底是亲妈还是你后妈?”
  陆满月边哭边抽噎,哭得上接不接下气。
  “妈妈,不要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提起来用力摔,我的耳朵真的好疼……”
  魏定邦面沉似水,目光冷冽如刀。
  陆满月哭累了,在他怀中沉沉睡去。
  魏定邦拧着眉头看着她哭肿的双眼,一定一顿道:“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,只要你不是做了祸国殃民的事,我都会给你撑腰。
  你那个妈,看着尖嘴猴腮的,不像个好人,受不起我魏定邦的孝敬。”
  狍子不给了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魏定邦背上陆满月,后腰别着枪往钢厂而去。
  回门的时间到了。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