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推荐 > 最新小说 >

热文(越扶澜左言彧)美文阅读_热门小说越扶澜左言彧主人公是(左言彧越扶澜)完整版最新小说大结局_笔趣阁

发布时间:2024-02-08 22:57:05

编辑:vshuoshuo



热文(越扶澜左言彧)美文阅读_热门小说越扶澜左言彧主人公是(左言彧越扶澜)完整版最新小说大结局_笔趣阁肖主任与张律师在谈合作细则,越扶澜在旁边认真记录。直到张律师忽然抬头看她道
“卓总的意思是,希望宏正律所能派一名律师常驻卓远科技办公,这样方便双方的联络。舒律师之前有企业法务工作的经验,对于企业内部沟通比较擅长,所以肖主任能否安排舒律师到卓远科技来?”
越扶澜愣住。
肖主任倒是没有多考虑,直接回答可以,因为越扶澜手上没有别的项目好调配,驻场卓远科技确实方便双方沟通。
双方又继续谈了一些细节,都是做律师的,当场就拟好合同签了字,卓远科技这个项目算是尘埃落定了。
这一天虽没有惊心动魄,但却是越扶澜第一次经历,学了很多,晚上回家时大脑还处在亢奋的状态。
心情好,见谁都顺眼,在家见到左言彧时,也觉得他比之前更加帅气逼人。
左言彧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道
“心情这么好?”
越扶澜抬头看他:“你是不是早就确定要选肖主任合作?”
“没有,这是今天几个部门共同商讨的决定。”他否认。
“那让我进驻卓远科技办公,是不是你的主意?”
“不是,这是张律师的选择。”他又否认。
随着两人的谈话,不知何时,他已双手环着她的腰,两人面对面紧贴着一问一答,他低头说话时,表情温柔似水。
“我以为张律师会选择嘉佳,嘉佳比我擅长沟通。”
“你也很好。”
“左言彧,你这个人真是我见过最铁面无私,最无情的人。这个项目,你从头到尾都不肯给我帮助,哪怕是一点点。”
“公是公,私是私,这是原则问题。倘若你们律所没有这个能力接这个项目,而因为我给你开了后门,之后的合作对双方都是一个损耗不是吗?”
他说的有点道理,但是越扶澜觉得在不违背他的原则之下,偶尔给点提示,给点帮助也可以吧?哪有人像他这样滴水不漏的?
不由感慨道:
“左言彧,你这样有原则,将来是追不到女孩子的,注定孤独终老。”
左言彧低头看她,好半晌才开口问
“如果没有原则,就可以追到吗?”
他问得很认真,越扶澜也很认真想了这个问题,答案是
“不一定,分人吧。”
“你呢?”
他搂着她腰的手紧了紧,漆黑的眼眸深深看着她。
越扶澜一时有些迷惑,她吗?她喜欢有原则还是没有原则?她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。刚才也只是打趣的话。
她很少去想恋爱的话题,对未来的另一半完全没有设想过,如林之侽所说,她在这方面神经大条。
可是,人生啊,努力工作,努力赚钱,尽可能对自己好,不是最重要的吗?
左言彧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搂着她腰的另一只手游移上来,托着她的脑袋,深深浅浅地吻她,热烈,霸道。
越扶澜也回应着,已完全适应两人相处的节奏。
直到半夜,越扶澜昏昏沉沉,也不知是做梦还是真实,感觉林之侽来她家了,听到林之侽在敲卧室的门。
她告诉自己起来给林之侽开门,起来开门,感觉意识清醒,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。
“睡吧。”
有人在她耳边温柔地说着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。应该是做梦吧?她便又昏昏沉沉睡过去。
林之侽晚上跟狐朋狗友喝了一点酒,回家后才想起要跟越扶澜道喜,便直接来她家了,在大门外按了两次门铃没人应答后便直接用钥匙开门,她们当初给彼此家门的钥匙就是为了以防万一,可以救急用。
她喝得有点晕,到了客厅忽然记不起来找越扶澜是为了什么事。
“舒舒..舒舒...”她叫了几声,还敲了卧室的门,卧室的门竟然反锁了?酒意上来,她趴在房门前鬼哭狼嚎
“舒舒,你不要我了吗?”
“快开门,我要跟你睡。”
“你是不是在里面藏了男人?”
拍了一阵没人应答,瘫在房门口上抽泣,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什么,这个酒品也是没谁了。
奈何越扶澜今天心无杂念,加上睡前运动过量,难得睡得昏沉,始终没有出来开门。林之侽也累了,在房门口睡意渐渐袭来,迷迷糊糊里,感觉房门开了,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到了沙发上,动作虽不粗暴,但也算不上温和。
她只以为是做梦呢,直到第二天,被渴醒,才发现自己确实睡在沙发上。
她这人,喝醉归喝醉,但记忆不会断片儿,昨晚在客厅,她似乎看到地上有凌乱的衣服?而且她家小舒舒还反常地锁了卧室的门,昨晚喝醉没细想,这会儿清醒过来,她似乎闻到“奸情”的味道,顿时笑得暧昧,直勾勾盯着卧室的门看,倒是要看看是何方妖孽有本事收了她家小舒舒。
她很兴奋,是一种正室来捉小三,捉.奸在床,证据确凿的兴奋。
她披着越扶澜放在沙发上的毛毯,披头散发,盘着腿,正对着主卧的门,犹如禅定。
卧室里有脚步声朝门口走来。
“哼,你们今天谁也别想逃出我的掌心。”她得意地想着。
直到,卧室的门开了,一道明亮的光线照出来,左言彧一身休闲服逆着光走出来,高大,慵懒,帅得惨绝人寰...
原本抱着戏谑心态想好好敲打敲打男人的林之侽看到左言彧的刹那,震惊了,两眼瞪着,嘴巴毫不夸张地张成了O型,犹如中风十级患者,嗯嗯呀呀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。
僵硬,身体僵硬,眼神也僵硬地看着左言彧逆光走出卧室的门,淡然看一眼沙发上的她,然后直接无视她,走向了厨房。
相较于左言彧的冷漠无视,紧随其后出来的越扶澜看到林之侽,完全不同了。
她的震惊程度不比林之侽少。
林之侽终于回神,惊叫一声。
卧槽,卧槽...一叠声的脏话。
越扶澜则是脸红到了耳后根,被林之侽抓了一个现行,犹如早恋被家长撞见。
精彩推荐